水汐_森霖

总之……感谢大家的支持~我会努力更文的~

【SF向】甜文

*ooc严重
*文笔垃圾

  Lavender flowers
   “The appearance of this flower repres ents loveand commitment,just like its flower language . What is the reason for waiting for love towait?”(这种花的一出现,就代表了爱与承诺 一如它的花语一样,等待爱情 之所以等待 是因为什么?)
       frisk总是一袭白衫,淡紫的罗裙在风中飘舞,让人心动的是那一头长发,紫色的长发,如秋日的葡萄般紫莹,秀发随风飞扬,宛如精灵的欢舞,黄宝石般清澈透明的眼睛、白皙干净的娃娃脸。 是一位干净朴素、优雅可爱的活泼少女。
       “妈妈,我出去送花了~”frisk对正在做饭的Toriel说,“好~小心点”Toriel正在研究着新式糕点,“别忘了提醒他们今天晚上的活动啊!”“知道了~”frisk出了门。
         晨曦徐徐拉开了帷幕,又是一个绚丽多彩的早晨,带着清新降临人间。“嘿~我的小甜心~你要去哪呀~”Chara轻轻地拍了拍frisk的肩膀,打趣道,“嘻嘻~送花呀~我每天都这样做~”frisk笑着说,“你难道不觉得无聊?送花送花送花!每天都重复着同一件事!”Chara有些不相信,没人会愿意天天重复着一件事的,“可你不也每天都要吃饭吗?”frisk眨巴着金黄色宝石般的眼睛,“可这不一样!这……”Chara还想再说些什么,却被frisk的一声笑打断……
     “嘻嘻~”frisk从篮子里拿出来一枝花,别在了chara的耳边,“今天的chara也很美哦~”frisk笑着跑走了,chara呆呆地站着,用手摘下耳边的花,是一朵玫瑰,玫瑰花瓣的边上眨着粉红色,覆着茸毛,含着晶莹的水珠,勃发着一派生机,散发着一阵阵诱人的清香……“真是的……那家伙……”
            frisk来到一座小木屋前,满满花篮里现在只剩下最后一朵栀子,她轻轻地敲了敲门,“sans先生,抱歉打扰了~”frisk拿起栀子花,从门下的小窗里递了进去,直到被人接过才缩回手。
           “sans先生……您最近怎么样?”frisk坐在门前,只听屋里的骷髅一声轻笑:“还是老样子……每天搞些小发明什么的……”
           “那……sans先生……今天晚上有空吗?”
frisk说这句话时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的挤出来的,她自己都不明白自己在紧张些什么……
           “嗯……有什么事呢?”sans抿了一口茶,轻柔地问道,“那……那个……我妈妈晚上要庆祝……”
           突然起了微风,山林唰啦啦地响了起来那是无数草叶与树叶相碰撞发出的若有若无的响声的汇合,一切都是这么的安静,这时,一个声音打断了着安静的时刻,“Toriel阿姨今天晚上要举行萤火会,毕竟今天是一年一度的萤火节嘛~对吧~甜心~”Chara在frisk的身边坐下,“嗯……”frisk用手捋了捋头发,小声的回答道。
            “萤火会啊……”骷髅挠了挠头,“听起来很有趣呢……好吧,我会去的。”“真……真的吗?!”frisk高兴地站起身,“我……我这就去帮妈妈准备萤火会!”frisk把chara拉起来,牵着她的手,向家的方向跑去,“frisk!慢点!”chara一声尖叫。在房子里的骷髅轻笑着。
         “要早点准备了啊……”
          (萤火会上)
        “frisk!frisk!你在想什么呢?”chara嘴里吃着巧克力,叫着神游的frisk,“嗯……啊?哦……没……没什么……”frisk环顾四周,突然猛地站起,“chara,你在这等着我啊……我马上来~”“欸……frisk~”
          “sans先生……呼……真高兴你能来……”frisk露出一个甜甜的微笑,“kidd……来”sans拉住frisk的手,向一个神秘的地方跑去……
        当快到目的地时,sans放慢了脚步,对frisk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待会要安静一点哦~”frisk点点头,他们往前走了一段路后,sans停下了脚步。
      夜,弯弯的月儿悄悄躲入了西山的影子里,敛尽最后一丝光辉。风,轻轻地吹,吹散了满天星星。sans打了个响指,这时候,从附近的草丛里飞来一只萤火虫,飘飘忽忽地,闪着幽幽的光,紧接着,无数只萤火虫一闪一闪地飞出草丛,宛如一串串、一排排彩灯,织成无数条纵横交错的彩带。点点银白的、灵动的光,在空中飘浮。飞舞着蓝莹莹的萤火虫,像是从天上洒下点点繁星。
          frisk看着满天的萤火虫,心里激动极了,在萤火虫光的照耀下,她才看见,草丛中点点碎碎的紫缓缓汇成紫色的河流,那种带有蓝色的紫色织成梦幻的霓裳。那是……薰衣草! frisk高兴地冲进薰衣草的怀抱,摇曳着的薰衣草纷纷扬扬,frisk轻闭双目,静静地坐着,发丝在风中轻轻缠绕,飘逸,美丽。
           嘿!kidd~
           嗯?
           以后……我养你~
           frisk脸一红,“好~”
         sans冲进花海,抱住frisk,捧着她的脸,仔细端详着,那一张樱桃小嘴,sans轻轻地吻了上去……四周的萤火虫似乎有灵性一样,环成一个心形在两人周围飞着……

标题什么的……最难想了


@【Liudin - orange 】橙子 似乎是这位大佬点的文……求大佬不嫌弃(◔◡◔)
【刀子剧本】【架空】随时会穿越……(啊……我这个渣渣怎么连文都写不好~)
文笔渣……求不嫌弃qwq

小溪潺潺流淌而过,如绸般飘飘摇摇于清新、湿润的芳草地之上。东风拂面,温润但微带一丝凉意。樱花纷落,满天碎花旋转起舞,却在妖娆中透出一抹悲凉寂寞。天是水洗的蓝,映着漫天粉樱,倒也是分外诗意。那两山之间低洼山谷中的这般美景,嵌入眸中便再也不忘……
就在这时…
寂静的山谷中传出一道声音,似乎是在求救……

sans;【听到声音,驱使自己胯下的白马向山谷深处奔去】

sans:【听到越来越嘈杂的声音从马上跃下,躲到石壁后面】怎么回事……这么闹?

(只见一群土匪围着一名女子,
为首的那位土匪踹了女子一脚:再叫啊!叫得越大声越好!我看谁会来救你!哈哈哈哈!
另一位土匪怕着土匪头子的马屁,说道:我们老大可是这山中的霸王,你这小娘们从了我们老大可没什么坏处!包你吃好喝好到时候给我们老大生个白白胖胖的大小子,哈哈哈哈!)
(匪群里的女子瑟瑟发抖着,用手环在胸前,拼命地摇头:求求你们了……放……放过我吧)

sans:【看着嚣张的土匪群和被围在中间的少女怒气渐渐充满了心间,拔出自己腰间的佩剑从石壁上一跃而下】你们这些猥琐小贼,拿命来!喝!

(土匪头子:嚯!还真有一个不要命的,弟兄们!上!
随着土匪头子一声令下,几个土匪提着大刀准备应对这个不速之客)

sans:【正好落在土匪群的包围圈里,紧紧护住了身后的少女,看到冲上来的土匪眉头紧皱,剑在手上飞舞,凡是冲上来的土匪都被剑风扫的远远的】……现在的土匪都如此猖狂了吗……

(土匪头子一看来者不善,连忙换回小弟,落荒而逃)

sans:【没有去追匪团,将剑又收回剑鞘,转过身来看着坐在地上的少女】这位小姐……你没事吧……【伸出手】吾乃骷髅国皇子sans,可问小姐芳名呢

frisk:【看了看眼前的骷髅:高挑秀雅的身材,衣服是冰蓝的上好丝绸,绣着雅致竹叶花纹的雪白滚边和他头上的羊脂玉交相辉映。 巧妙的烘托出一位艳丽贵公子的非凡身影,脸微微一红,轻轻搭上sans的手】多……多谢皇子殿下相救,小女子名叫frisk,今日皇子殿下之恩,小女子感激不尽……

sans:【看到frisk身上破旧不堪的衣服忙唤回自己的白马,坐到马背上向frisk伸出手】frisk小姐,可愿与我同回到国,也可稍加梳洗

frisk:【点了点头,拉住sans的手上了马】
——————————————————

sans:【带着frisk回到了王国,和frisk一起站在大殿里】父王,儿回来了……

王:【背对着sans,站着高高的殿台上】吾儿今日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sans:孩儿今天出门打猎,遇到一群匪徒欲侵犯这位姑娘,孩儿便把这位姑娘带了回来……希望父王可以把这位姑娘留在国中……

王:【转过身瞟了一眼frisk,有些不善】嗯……那就留下来吧

sans:【单膝跪在地上】谢父王赐恩!

frisk:【跪在地上】谢王……

sans:【站起身拉着frisk的手】我们走吧,让侍女带着你去洗漱一下,我在后花园等你

frisk:嗯【点点头】
——————————————————
sans:【悠闲的踱步到后花园,笑容挂上了嘴角】那个姑娘,真的很可爱啊……【抬头看着天空】今天的天空格外的蓝啊……希望能永远如此吧……

frisk:【身着一身浅蓝色纱衣,肩上披着白色轻纱,微风吹过,给人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一头青丝散散披在双肩上,略显柔美,未施一丝粉黛,缓缓的来到后花园】

sans:【听到轻轻的脚步赶紧回过身来,看到打扮的如仙女的frisk,一时间愣在了原地】好美……

frisk:【行了一礼】皇子殿下……

sans:【回过神来,踱着步子走到frisk身边,轻轻拉住frisk的手】frisk,你真美……

frisk:【抿唇一笑】谢皇子殿下赞赏…

sans:【拉着frisk的手让frisk面对自己,脸蓝的像蓝莓一般,在frisk面前缓缓的单膝跪在地上】frisk小姐,在见到你的第一面,吾就被你不屈不挠的性格和你的美貌所打动……所以frisk小姐,你愿意嫁给吾吗?

frisk:【面对sans突然的求婚,先是一愣,随后脸一红,点了点头】愿意……

sans:【站起身,脸上抑制不住的开心】真的!你同意了!我这就去找父王,定下我们的婚事!

frisk:可是……

sans:【头也不回的跑回大殿】你先在这里等一下!我马上就回来!
——————————————————frisk:【气喘吁吁的跑进大殿】父王!父王!

王:【微微皱眉】吾儿这等慌张,所为何事?

sans:【单膝跪在地上】参见父王!对不起父王,孩儿这等慌张。父王,孩儿有一事相求…
【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孩儿,想定下一门婚事,还望父王赐婚……

王:难不成是……你与那女子的婚事?

sans:是……还望父王准婚……

王:【甩袖】胡闹!那女子身份不明,结婚这等重大事件怎能如此草率!

sans:【低下头】可孩儿与frisk是真心相爱!难道那一个弱女子还能做出对国家不利的事吗?

王:【皱眉】不管怎样,与一个身份不明的人结婚,孤绝不同意!此时不可再提!你退下吧!

sans:【起身】父王!孩儿心意已决,非frisk不娶!还请父王三思,成全我们的婚事

王:你!是想气死孤吗?

sans:【拔出佩剑架在脖子上】那父王莫怪孩儿不孝了……

王:【一惊】你!唉……罢了……你走吧……孤准了……

sans:【收回剑跪在地上】谢父王恩准!
——————————————————
sans:【跑回后花园】frisk!frisk!我回来了~

frisk:【转过身一笑】皇子殿下

sans:【揽住frisk的腰】父王同意我们的婚事了!

frisk:【环上sans的脖子】真的?太棒了!

sans:【笑】这样我们就可以一直在一起了……父王一开始还因为你身份不明,不同意我们的婚事

frisk:【垂眸,收回手】那……如果我们执意结婚……不会惹你父王生气吗?

sans:【抱住】你果然是很懂事的姑娘~父王的确是同意了……所以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我们的婚事

frisk:嗯……那好吧……【头靠在sans的胸前】

sans:【轻轻吻了一下frisk的额头】我们的婚事……就定在明天吧~我未来的妃子~

frisk:【脸红】嗯……

sans:【笑】所以我们赶紧去选明天的衣服吧~

frisk:那……走吧~

sans:【牵着frisk的手,走出了皇宫】我们走,我知道王国里最好的裁缝店在哪里,传说历代王的衣服都是由一个老人做的,没有人知道那个老人活了多久。我们去看看吧~

frisk:嗯……

sans:【带着frisk来到一所略显破旧的房子前。这所房子在王国最偏僻的角落,如果不是屋里传出一阵阵古老的歌谣,可能会以为这所屋子已经荒废了,细长的骨节轻轻敲了敲门,就听到门发出了“吱呀吱呀”的声音,好像马上就要掉下来一样】请问,奶奶您在家吗?

【屋内传出了一阵咳嗽声】咳咳……谁啊?

sans:【笑】奶奶,是我sans,现任王的长子~我来,是想您帮忙两套衣服…

老人:【缓缓开门】哦……是sans啊……咳咳……进来吧……

sans:【拉着frisk的手进门】奶奶,是这样的,明天就是我们的婚礼了……想请您帮忙做我们结婚穿的礼服…

老人:【看了看frisk和sans,和蔼一笑】嗯……老生这就去准备,明早你们来取吧…

sans:【微微鞠了一躬】谢谢您!那我们先走了【拉着frisk出了门】

老人:【目送着他们远去后,回屋】
——————————————————
sans:【拉着frisk的手去到广场】frisk,你知道为什么奶奶不给我们量尺寸吗?

frisk:【笑】毕竟奶奶做了那么多件衣服,看一眼人,便知尺寸了吧~

sans:【笑】看来frisk不光美丽,也很聪明啊~

frisk:【害羞的笑了笑】

sans【拉着frisk一同坐在喷泉边,看着广场上被父母带来广场玩的小孩,笑容渐渐露出来】那些孩子,真可爱啊……真希望可以一直这样啊

frisk:【低头】嗯……是啊……

sans:【垂眸】其实父王不同意婚事我也有理解……父王这几天一直很紧张……另一个国家一直觊觎着我们的领土……父王其实是担心你是间碟混进来的,所以才不会同意我们的婚事。说不定过不久这里就不是这样和谐美好的景象了,说不定是刀山火海……【苦笑】到时就要打仗了啊……

frisk:嗯……但愿我们能一直这么美好的过下去吧~

sans:【轻轻点了点头,眼底是说不出的悲伤】

frisk:【抚上sans的脸】sans……

sans:【手盖在frisk手上】frisk…【看着渐渐落下的太阳】我们回去吧,不然父王又回怪罪下来了

frisk:【点点头】走吧~
——————————————————
sans:【回到皇宫,带着frisk回到自己的房间,搂着frisk的腰,低下头嗅着frisk身上的气味】我的妃子……我们该就寝了……

frisk:【微微一笑】嗯~

sans:【抱着frisk躺在床上,手环住frisk的腰】晚安,我的妃子~

frisk:晚安~
——————————————————
【第二天一早】
——————————————————
sans:【清晨的阳光射进房间,洒在床上,宛如金色的绸缎】恩……

frisk:【呼吸平缓,似乎并没有因为阳光的刺眼而醒来】

sans:【看到身边人还在沉沉的睡着,在爱人的额头留下轻轻一吻。轻手轻脚的下了床,轻轻的穿好衣服,来到裁缝店】
——————————————————
老人:【笑】sans来了……

sans:【笑】奶奶,我来拿衣服了。您的精气神还是那么好啊~

老人:【递给sans两件红色的衣服】新婚快乐啊……

sans:【接过衣服,礼貌的笑着】恩,谢谢您~我们的婚礼,您一定要来啊~

老人:【笑】多谢邀请……但老生腿脚不好,就不去了

sans:【轻轻点了点头】您也要好好注意身体啊……那我先走了……

老人:嗯……慢走啊……
——————————————————
sans:【抱着衣服回到皇宫,高兴极了】frisk,我回来了~

(在湛蓝的天空下,那金黄色的琉璃瓦重檐殿顶,显得格外辉煌,但皇宫里却空无一人)

sans:【察觉到不对劲把衣服扔在椅子上,拔出佩剑】有人吗?父王!frisk!

(空旷皇宫里回荡着sans自己的声音)

sans:【冲出皇宫,看着周围与以往无异的四周,眉头越加紧皱】人呢,父王,frisk……人都去哪里了?!

sans:【抓住一个路人】说,有没有看见国王和一个姑娘?!

路人甲:【吓】没……没有……

sans【粗暴的把路人甩到一边,有抓住另一个人】有没有见过国王和一个姑娘?!

路人乙:对不起啊,皇子殿下,我没……没有……看见……

sans:【松开抓着路人的手,想到了第一次见到frisk的地方,连忙唤来白马,一个飞跃坐到马背上】白,我们走,去之前的那个山谷!【骑着马飞奔出王国去往山谷】

(地点:山谷)

sans:【骑着马来到之前见到frisk的地方】frisk!父王!你们在这里吗!

sans:【看到地上躺着之前侍奉过frisk的侍女连忙从马背上跃下】欸……你还好吗?发生了什么?

侍女:【慢慢睁开眼睛】唔……殿下……王……王……

sans:【耳朵靠近侍女的嘴】父王怎么了!

侍女:咳咳……国王……咳咳……被抓走了…………国……有……危险……【说完,便晕了过去】

sans:【把侍女轻轻放到路边,又跃上白马向山谷深处跑去】(心想:frisk…父王……希望你们没事……)

sans:【内心的不安仿佛是要实现一样,看到路边躺着更多皇宫里的人】……不会是你的吧……frisk……

(跑来一个皇宫里的侍卫,见了sans连忙喊道:殿下!快回去!)

sans:【从马上跃下】怎么了?

侍卫:【喘着粗气】王妃她……王妃她……把我们引到这里,抓着国王殿下回国了!估计现在正在屠杀全国!您……快回去吧!

sans:【愣】什么?!frisk一个弱女子怎么会屠杀全国?

侍卫:殿下……请相信我,我不会骗您的!

sans:好吧……姑且相信你……【跨上白马,头也不回的飞奔回宫】

(皇宫:一片狼狈,血染红了整个皇宫,横尸遍野)

sans:【慌张的下马】父王!父王!【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frisk?

frisk:【转头,金色的眸子里竟是与以往不同的冰冷,手中的剑滴着血】

sans:【愣在原地】fri……frisk……你,你干了什么啊!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

frisk:【笑】抱歉啊……皇子殿下……我利用了你呦~

sans:【抽出佩剑,比好防御架势】为什么?我那么相信你……你却这样利用我对你的信任……

frisk:【苦笑】因为……任务……【叹气】小皇子以后还是要多点心眼呢~可是……没有以后了呢~

sans:……【眼底再没有感情,只有无尽的愤怒与绝望】今天,我去把衣服拿来了……奶奶人很好,她对我们说“新婚快乐”……我想你已经见过衣服了【闭上眼】今天我一直觉得不安,我知道会发生什么,但我告诉自己,相信她,她不会有问题的……【睁开眼,泪水在眼眶里打转】我爱你,这是真的……

frisk:【心底一颤,眼底的冰冷闪过一丝愧疚,但那只是一瞬间】你现在跟我说这些有什么用……【叹气】想见见你的父王吗?

sans:【强忍着泪水】……他在哪里!

frisk:【笑】他就在皇宫里的宝座上……

sans:你……你对他做了什么!

frisk:【摇头】他还活着……我没对他做什么……啧啧……突然有点后悔没杀了他呢~

sans:【咬了咬牙,放下了剑冲进宫里】父王!父王!

王:【目光呆滞的望着sans】国……我的国……全没了……

sans:【跪在国王身边】父王……您还好吧……是孩儿不孝……

王:【看着sans,心里悲愤】吾儿……我不怪你……现在……吾给你一个重复国家的机会……杀了她!只要杀了她……国就有可能重新恢复到原来美好的样子……

sans:【低下头,手摁在佩剑上】儿……领命……【站起身转头看着frisk,眼里只剩愤怒与绝望】frisk……

frisk:【笑】来呀……杀了我啊……

sans:【走下台阶,剑缓缓出鞘】你知道吗,frisk……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爱上你了……昨天,我们的婚事,是我以死相逼父王才同意订下的……昨天下午在广场我想的是那么美好……我们原本可以幸福的生活……但你却要灭亡我们的国家……【泪水顺着脸颊流下来】我那么相信你……你却这样对我……

frisk:【垂眸,心中的杀戮终于被愧疚所替换】所以说……杀了我啊……杀了我……你们的国不就又回到原来的样子了吗?

sans:【握着剑的手微微颤抖】可是我……不想这样啊……我只想和你幸福的生活,但这一切都不是我想要的啊!!【闭上眼,努力压制着泪水】

frisk:哈哈……哈哈哈……【把手里的剑丢掉,捂住脸跪在地上】快杀了我啊!

sans:【握着剑站在原地,看着跪在地上的frisk】原谅我……但我真的下不去手……【慢慢向后退去】我无法对自己的爱人下手……

frisk:【心中的杀戮似乎重新被唤醒,拿起剑缓缓地朝sans走去】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sans:【闭上眼睛,站在原地等着死亡的来临】就算是这样,我也不会杀了你……因为你是我爱的人……frisk……

frisk:【走近sans,把剑丢在地上,拉过sans握着剑的手,用sans手里的剑直直地插入自己的心脏】

sans:【感受到手中的剑插进了什么东西里睁开眼,看到剑已经插入了frisk胸膛里】frisk!你要干什么!

frisk:咳咳……我说了……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倒在sans的怀里】

sans:【抱着frisk,看着血一点一点浸红了蓝色的裙子,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frisk!!为什么?我不明白……你就差一步就可以完成你的任务了……为什么要这样……

frisk:【轻轻抚上了sans的脸】如有来生……我……还想做你的新娘……【金色对我眸子失去了神色,垂下手】

sans:【感觉到frisk的身体渐渐变凉,泪水从眼眶里源源不断的流出来】frisk,我的妃子……吾,sans在此发誓,永生永世,非frisk不娶……【抱着frisk的尸体,哭声充满了整个皇宫】
————————————————————————
【完】

亲情向~

亲情向?
这是 @miniE 小可爱点的文,抱歉这么晚才发,如果不满意,我会去重写的~

注意
1:文笔渣,请见谅
2:frisk是三岁的孩子

好了~开始:

sans:【平常慵懒的笑容渐渐凝固在脸上,看着被裹在沙发里的小孩子】这是……

gaster:从实验室回来时在外面捡到的

sans:【轻轻笑了一声,本来凝固的表情又恢复了以往的慵懒的笑容,眯起了眼睛,显得本来就大的嘴巴更大了】老爸啊,家里不是已经有papy了吗?再说了,您什么时候又多了“捡孩子”这项技能了~

gaster:那个……对了,我马上要回实验室,这个小家伙就先由你来照顾~拜托你咯~【眨了眨右眼,然后出门】

sans:【听到gaster的话慵懒的表情又一次消失了,瞪大的眼睛只有黑色的眼眶,对着马上就要关上的门伸出了手,似乎那是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欸!父亲……【看到门关上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居然去做实验了,只能硬着头骨看着陷进沙发里的frisk。收回伸出的手挠了挠头骨,眯上了眼睛,装作满不在乎的样子】欸……父亲这人真是的……我又不会看孩子啊……哦,嘿,kido。我是sans,骷髅sans。

frisk:【笑】你好~我……我是frisk

sans:【看到frisk那还有一点婴儿肥的脸,听到frisk那还带着浓重奶音的自我介绍,感觉灵魂被什么东西触碰了一下。伸出手用食指的指骨轻轻戳了一下frisk软软的脸颊,脸上带上了一点淡蓝】好软啊……【手指从frisk的脸颊上滑下,把手伸到frisk的面前】那……我们来握个手吧,这样才是朋友啊~

frisk:好~【用软乎乎的小手握住了sans的手】

sans:【没有意料之内的放屁垫的声音响起,手轻轻挣开了frisk软乎乎,又暖暖的小手,两手分别放在frisk的腋下,毫不费力的抱起了frisk。虽然比papy重了不少,但这种好像抱着软软的枕头的感觉却是papy给不了的】kid,要去见见我那个可爱的兄弟吗?

sans:【抱着frisk,让她的头靠在自己的胸骨上,脚上依旧穿着那双gaster在自己生日的时候送给自己的一双粉红色的拖鞋,不过不同的是之前颓废的拖拉着脚的脚步此刻像在跳舞一样,虽然头上已经开始渗出汗珠,但脸上却洋溢着幸福的笑容。轻轻推开了一扇原木色的门,轻松的声音传了出来】嘿,我最最可爱的兄弟,你玩的还开心吗?看看我给你带来了什么?

papy:【一只手里拿着一个sans样式的小娃娃,另一只手拿着一支叉子,腿上放着一盘黑乎乎的东西,像是意大利面,上面有着许多的番茄酱,正要喂给那个娃娃吃,转头】嗯?是什么~

sans:【看到papy面前那盘黑乎乎的不明物体,虽然上面撒满了自己最爱的番茄酱却一点胃口也没有。头上的汗也因为papy的料理又多出了几滴,笑容也带着一点无奈,抱着frisk坐在papy身边看着正在进行的“茶话会”硬着头骨缓缓开口】兄弟啊,你在……干什么呢?

papy:捏嘿嘿~伟大的papyrus正在喂娃娃吃我的新式料理~【放下叉子指了指盘子里的东西】要尝尝吗?

sans:【看着盘子里那坨漆黑的东西回想起了什么不好的回忆,抱着frisk猛地站起来向后退,去脸上写满了恐慌】不……不了,我……我带着kid去其他地方转转吧【话音刚刚结束就“啪”的把门关上,】

papy:【看见sans逃一般的冲出房间,不满的嘟了嘟嘴,对着娃娃说】呐~就由你的来做伟大的papyrus料理的第一个食客吧~

sans:【抱着frisk背靠在门上,额头的汗珠顺着圆圆的头滴到了地上,嘴上的笑容也带这些无奈】啊……kid,papy做的面,的确是……不大好吃,但不要介意,他没有恶意的

frisk:【伸出手用袖子为sans擦了擦头上的汗】嗯~呐呐~sans叔叔带我去吃好吃的可以吗?

sans:【听到“叔叔”两个字感觉有一桶凉水从头上浇下来,虽然没有皮肤却感受到一阵阵凉意,带这些都没有表现出来,吡起了标志的大白牙,对着怀里的眼睛里闪着星星的frisk笑着】当然了kid……我们去找Grillby吧,我知道有一条近路……

frisk【点点头】嗯~sans叔叔最好啦~【捧着sans的脸亲了一口】

sans:【感受到脸上温温的软软的吻,和frisk湿热的呼吸拍到脸上,脸渐渐蓝了起来,慌乱的打了个响指】我们走吧,kid……【抱着frisk站在酒吧里】我们到了,kid~

frisk:【四处张望着,好奇的看着周围的一切】

sans:【抱着frisk和酒吧里的怪物们挨个到着招呼,露着懒洋洋的笑容】嘿,你们两个小夫妻最近过得怎么样啊~……哦,你们两个也来了,怎么样,全垒打了没有?……你好啊乖狗狗~……【终于坐在了吧台的凳子上】嘿,grillby,来份汉堡,多加番茄酱,老样子记在账上【低下头看着自己怀里好奇的四处打量的frisk,声音也不知不觉温柔了起来】kid,你要来些什么吗?

frisk:【装腔作势地看着菜单】唔……【在菜单上胡乱指了一个】我就要这个~

sans:【顺着frisk指着的条目看过去,额头上冒出个几滴汗珠。伸出修长的指骨在额头上挠了挠,露出一副很无奈的表情】啊……kid,其实你没必要选这个的……你要知道,小孩子是不可以喝酒的……

frisk:【嘟嘴】不嘛不嘛~我就要这个~

sans:【头上的汗珠又多了几滴,缓缓淌下来】可是kid……

frisk:唔……sans叔叔为什么老是流汗呐?

sans:【摸了摸头,尴尬的笑了两声】哈哈……这个……我……kid……

frisk:【见sans回答得结结巴巴,没有继续问下去,嘟起嘴】好吧~那我要吃薯条~

sans【如释重负的吐了口气,觉得突然沧桑了一点,抬起头看着一直擦着杯子的grillby】grillby,一份薯条,还有番茄酱……

frisk:【用手撑着头,看着四周,静静的等着上菜】

【grillby放下了已经不知道擦了多久的被子,转身进了厨房,不一会儿拿着一份汉堡和一份薯条从厨房里出来,没好气的扔在住sans面前】
sans:【把两只盘子从grilby面前拉过来,其中一份推到了frisk面前】喏,你的薯条~

frisk:【笑】谢谢sans叔叔~【拿起装着番茄酱的瓶子用力地挤着】

sans:【把frisk放到一把高一些的凳子上,从怀里掏出一瓶番茄酱喝了起来】

frisk:【挤压装着番茄酱的瓶子,结果用力过猛,一整盘薯条上满是番茄酱,连衣服上溅得都是,扭头看着sans】sans叔叔……衣服脏了……

frisk:【看着frisk衣服上红糊糊的一片,愣了一下,圆圆的脑壳里快速思考着解决的办法】……kid,我想……要不……我们先回去吧……

frisk:可……可是……我饿……【看着满是番茄酱的薯条,欲哭无泪】

sans:【看着自己面前的盘子里还没有动的汉堡,突然想到了解决的办法】kid,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拿上我的汉堡吧,毕竟饿着肚子可不好~

frisk:那……sans叔叔不会饿吗?

sans:【用手指的骨节敲了敲自己的头骨】别忘了,我可是个老骨头~所以kid,放心吃就好了【打了个响指】好了,我们应该回去了kid~【带着frisk瞬移回了家】

frisk:【手里拿着装着汉堡的袋子,看着身上的番茄酱汁液】sans叔叔……这怎么办啊……

sans:【手抄在口袋里,眼睛眯成一条缝看着frisk衣服上的番茄酱,弯弯的嘴巴像是新月】额……kid,衣服的话我想我们的父亲会帮我们的,还有……我想,你应该叫我“哥哥”,而不是“叔叔”……

frisk:【意识到自己一直叫错了称呼,红了红脸,抬头看着sans】唔……那sans哥哥~衣服怎么办啊……我不可能一直穿着脏衣服呀……

sans:【看着一脸害羞的frisk眯上了眼睛,脸不知不觉蓝了起来】额……kid,我想……你应该把衣服脱下来……【随后拖拉着脚走到衣柜边,翻翻找找,拿出了一件白衬衫】这件……可能适合吧……kid,你可以去试一下~

frisk:嗯……【接过衣服,把身上的脏衣服脱下了换上了衬衫】可……这件衣服好大呀……【甩了甩袖子,衣领划落,露出了肩膀】

sans:【看着frisk露出的肩膀脸更蓝了,努力保持着轻松的语气】kid,那那那个,时间不不不早了,要不你先去去去休息吧……

frisk:【看了看窗外,那是一潭清澈的近乎见底的蓝天,那蔚蓝之中,悠闲的游着片片云朵】可是现在天还没黑呀~

sans:【轻轻叹了口气,抱起frisk】那我们去看电视吧……

frisk:【用手环着sans的脖子,头靠在sans的肩膀上】嗯~

sans:【感觉到frisk软软的脸贴在自己的肩胛骨上,温温的暖暖的,露出了一个开朗的笑容。抱着frisk坐在沙发上,脚一前一后前后晃着,圆圆的下巴抵在frisk的头顶,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frisk:【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视屏幕,用手指着电视上的人】呐呐~sans哥哥~这是谁呀?

sans:【看了眼电视墙那个正摆动着腰肢的怪物,又眯上了眼睛】哦……那个啊……那是mtt,地底世界里的一个很有名的明星啊

frisk:唔……【用手撑着头】那sans哥哥~我也可以上电视吗?

sans:【刚刚要睡着的大脑听到这句话立马清醒了】欸?kid,你想上电视?

frisk:【抬头看着sans】哥哥~上电视好玩吗?

sans:【想到gaster只要去录节目就好几天不回来摇了摇头】不好玩哦~一点都不好玩呢~【笑容渐渐凝固】这是不好玩的事情的~

frisk:【嘟嘴】为什么呢?

sans:【眼眶变成了黑洞】原谅我不做出解释……kid,你只要知道,这,一.点.也.不.好.玩.

frisk:唔……那好吧~我不上电视了~

sans:【又露出了笑容,把frisk紧紧箍在胳膊里】恩,没错,不上电视了~【眯上了眼睛】我们休息一下吧……【传出了平稳的呼吸,就这么睡着了】……

frisk:【见sans睡着了,也闭上眼睛,过了一会,闭着一只眼,用另一只眼睛看着sans】

sans:【因为呼吸胸脯一起一伏,抱着frisk的手臂也松了一些】

frisk:【从sans怀里跳了出来,站在一旁静静地看着sans】

sans:【梦到了gaster因为要上节目所以出差,额头上多了几滴汗珠】父亲……别走啊……

frisk:【用袖子擦了擦sans头上的汗】

sans:【抱住了frisk】……不要走……不要离开我们啊……

frisk:【以为sans是让自己别走,回答了一句】我不走……我会永远陪着sans哥哥的……【然后把头靠在sans的的胸骨上,闭着眼,渐渐睡着】

sans:【轻轻睁开眼睛,看到趴在自己身上睡熟的frisk,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kid~我们以后就是一家人了哦……
————————————————————————
感谢大家的阅读~下次见喽~╭( ̄▽ ̄)╮

@唐秋月儿 这是这位大佬点的文~谢谢她的支持~

阅文须知:
男福XSANS(如果触碰到雷点十分抱歉)
婴儿车
文笔渣……求各位不嫌弃

【福厨慎入】主SF!

偏剧情,人物刻画水平渣‎´•ﻌ•`
@高举SF大旗【进入低产萎靡期】 感谢旗子啦啦啦
不想做太多解释,开始吧~
Cherry trees under the agreement( 樱花树下的约定) “You and I agreed under the cherry tree, letthis tree to witness our good times…”(翻译: 我和你在樱花树下约定,让这棵树见证我们的美好时光 )年幼的sans手捧着热乎乎的饭团,哼着Gaster教他的新歌,往他的“秘密花园”(一颗樱花树)跑去。
     当他快到树下,一个娇小的身影闯入他的视线。透过树间隙的阳光,零零散散的照在她白色的纱裙上,她的美让人心醉,也让人怜惜。就坐在樱花树下,她捧着一个盒子,长发从左肩滑下,遮住半边脸。习习微风,扶起她的裙摆,起起伏伏;凝眸深处…
      sans小跑着过去,质问着眼前的女孩“你…你是怎么到这里来的?”“我?嗯…闻着樱花的香味过来的。”女孩扬起头,对他微微一笑,“啊?”sans这才发现,女孩的眼睛有着樱花做的眼罩,“可你的眼睛…”sans打量着眼前的女孩,发现她的膝盖上有擦伤的痕迹,sans很难想到她是摔了多少跤才到这里的。
      “啊~眼睛?没事的,来过来着里,陪我坐会儿嘛~”女孩稚嫩的声音央求着他,sans本来不喜欢接近人,但还是过去了,他有点可怜她。
他靠着她坐下,掰了一半饭团,抓起她肉乎乎的小手,放在她的手心,“诺~饭团,给你的…”“谢谢~你真好~你是我所见过除了Toriel之外,最好的人了!”女孩笑得更开心了,“Toriel是谁?”sans咬了一口饭团,问道,“她啊~她是福利院的阿姨,但我习惯叫她妈妈,她最好了!”“你…没有家人?”sans问道,“不,Toriel就是我的家人!”女孩的脸上充满了决心,“随便你啦~对啦~你盒子里装的是什么?”“这个?先不告诉你~你尝尝看~”女孩打开盒子,一股香味飘了出来,“是炸薯条!”sans坚定的说道,“呐~被你猜对了,来尝尝?”“嗯!”sans一只手拿着饭团,一只手毫不客气的抓了一把,放在自己的腿上(不会漏嘛?)。
       “来点番茄酱?”女孩拿起了脚边的红瓶子,对他说。“不要!”sans不喜欢这东西,闻起来酸酸的,真奇怪!“你尝尝吧!很好吃的!”女孩的脸上充满了决心,这使sans半信半疑,他从没尝过着东西,“尝尝吧!”sans看着她的决心脸,有点犹豫,【说不定这东西闻起来怪,吃起来好吃呢?】
     好奇心使他接过了所谓的番茄酱,先挤了一点在饭团上,一口咬下去,嗯!酸酸甜甜的,好好吃!
      “好吃!”sans兴奋的说道,女孩又笑了,“好吃就多吃点~”女孩说。
       两人吃完了所带的食物,女孩问他,“喂~你可不可以每天来这里陪陪我,我都在的!”“好啊!”
“就这么说好了!这里以后就是我们的秘密花园喽!来,拉勾。”“好!”sans把手伸了过去,勾着女孩的小拇指,唱着拉勾歌。这是他们在樱花树下的第一个约定。
        以后,sans每天都来陪着这个女孩,渐渐的,他长大了,也了解了她许多,她叫frisk,她住在怪物福利院,她有一个妈妈,叫Toriel,她妈妈喜欢给她做派,她也经常带来给他吃,还有啊,在知道地址后,他叫她不要再来樱花树下了,他直接去福利院找她玩,以免她受伤…爱情的种子,也悄悄在两人心中种下…
       有是一年春天,sans没在福利院找到她,这可使他急坏了,他去找Toriel想问她frisk在哪,却无意中发现了frisk的病历:
  姓名:frisk
  年龄:20
  患肺癌中期,请家属尽快进行治疗!
   “嘿!sans,我想你不该看这些…”Toriel说道。“她…去哪了?”sans声音有些颤抖,“你们的秘密花园…”“谢谢你!”sans瞬移到樱花树10米远的地方,看见了那娇小的身影正面朝樱花树站着,他冲上前去,从后面抱住了她,“我很担心你…”“怎么了?sans…”frisk感觉到抱着她的“人”有点颤抖,“我都知道了…frisk,你应该早点给我说的…frisk,你不该隐瞒我的…”“嗯…对不起啦~让你担心啦~”frisk似乎丝毫不在意她的病,调皮的说道,“frisk,去治疗吧…”“可你知道我不喜欢医院的味道…”“去治疗吧!”sans坚定的说道,“我不想失去你…”“嘻嘻~你这是在向我告白?”frisk有点开心,“嗯,我爱你~”sans溺宠的声音使frisk脸有点微红,“所以,不要让我担心,去治疗吧,嗯哼?”“好,你能再说一遍刚才那句话嘛?”“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frisk脸更红了,“等你病好了,我天天对你说好不好?”“嗯…但是sans,不管最后治疗结果怎样,我们都乐观面对,好不好?”“嗯,来,拉勾!”“好,拉勾!”这是他们在樱花树下的第二个约定。
       那年的秋天,“治疗结果出来了,谁是frisk的家属?”frisk的主治医生问道,“我是…”Toriel站起身,说道。sans只是坐在frisk的病床旁,看着脸色苍白的frisk,不免有点担忧,“抱歉,我们尽力了…她只有大约七天时间了…”“哦,不!我可怜的孩子!”Toriel无助的坐在椅子上,泪水止不住的留着,医生只是摇摇头,转身走出房门,“哦!老天爷,我的孩子做错了什么?是你要这么对她,我的…孩子”Toriel抽噎着。
      sans站起身走到Toriel身边,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膀,“没事的,Toriel,说不定是误诊了,会好起来的…”“妈…妈,我想…咳咳…在吃你做的派,咳咳…”frisk无力的说着,现在的她连说话都费劲,“好…我的孩子,我马上去做!”Toriel跑出了病房,她不想看到她的孩子生病的样子。
      sans走回她的床旁边,手抚上了她冰凉的脸颊,“my dear,你还有什么愿望嘛?”“我…我想…环游世界…嘻嘻…”frisk说着,自嘲的笑了笑,“可我这…这样…怎么…可能去…”“有可能!”sans说道,“我可以带你去!明天出发。”“好…咳咳…”frisk无力的笑了笑,“好啦…dear,睡吧…”sans俯下身子,轻轻用脸蹭了蹭她的脸颊,“好痒,哈…”
      frisk剩下的这些时间,sans都用瞬移带她去看,可frisk所剩的时间不允许他们在看下去,他们只游览了全球最著名的几个名胜古迹。
     第七天的晚上,他们回到了樱花树下,“呼…我好…开心,我们…去啦好多地方…”柔和的月光抚摸着frisk的脸,看啊!就连月亮都为她感到怜惜,“你能开心就好!”sans把frisk抱着坐了下来,“sans,我很抱歉,我不能…再陪你走下去了…说真的,我好后悔…自己为什么…不早点发现自己的病,我恨我自己!”“dear,你不用这样的…”“不过,能遇到你和妈妈,是我生命中不幸中的万幸了,小时候,他们总说我是无父无母的野孩子,经常欺负我,那时候,我遇见了妈妈,她总是会帮我赶走他们,然后安慰我,因为我没爸没妈,他们都不和我做朋友,我的生活一片黑暗,于是,我索性不交朋友,直到我遇见了你,我才懂得友谊和爱情的美好…sans~”frisk抚上了sans的脸,“我早就想摸摸你了,原来…你是骷髅啊…”frisk又往上摸了一点,,发现sans的眼眶湿湿的,“sans,别哭…”“我才没哭,只是…只是眼睛出汗了,你…不觉得这里很热嘛?”sans有点心虚,“呵~sans谢谢你,虽然你最近带我去看的我看不见,但就在我摸到你眼睛的那一瞬间,我…好像看到了呢~对啦,sans,我死了后,把我埋在这棵树下吧,它有着我们之间甜美的回忆…答应我,来,拉勾…”frisk抓起sans冰凉的手,用小指环绕上他的手,又唱起那首拉勾的歌…
      第八天,frisk死了,直到死的那一刻,她的脸上还残留这甜美的笑容,正如sans答应她的,把她葬在樱花树下…
      又是一年秋,一个骷髅站在干枯的树干旁,轻轻抚摸着,唱着一首歌: “You and I agreed under the cherry tree, letthis tree to witness our good times…”
“You go, the tree withered, and the goodmemories are buried in my heart…”(翻译: 我和你在樱花树下约定,让这棵树见证我们的美好时光…
      你走了,树枯了,那美好的回忆被我埋葬在心… )
     曲完,骷髅说了一句话“我讨厌约定…”

二货傲娇的话:好像游戏里的sans讨厌约定,所以就开了个脑洞~啦啦啦,谢谢宝宝们观看~
(๑ ̄ ̫  ̄๑) @高举SF大旗【进入低产萎靡期】 再次感谢,(*ฅ́˘ฅ̀*)♡

有宝宝搜不出来,我直接发了,sans做的土豆沙拉球‎´•ﻌ•`

二货傲娇的废话(?)
先发个蓝莓,怕被打‎´•ﻌ•`
1.不定期的发些刀子或糖(๑ ̄ ̫  ̄๑)
2.主文的话,想更就更。(懒得更)
3.码文的时候会有错别字请见谅(都是输入法的错)|・ω・`)
4.主更SANSxFRISK的~
5.没啦(?)
6.会回复宝宝们的评论,不过有点晚。(不是说没了嘛?!)
7.和旗子的双人搞事文也会不定期的更啦(*ฅ́˘ฅ̀*)♡

谢谢宝宝们听我废话到现在。爱你们(* ̄3 ̄)╭♡(撩完就跑)л̵ʱªʱªʱª (ᕑᗢᓫา∗)˒

我又来搞事啦~

主SF!SF!SF!
又是阳光明媚的一天,
我和旗子又来搞事啦~
↓这是 @高举SF大旗【进入低产萎靡期】 写的!
激不激动?开不开心?(反正我是激动的输血去啦~)
好啦~废话不多说,开始吧~‎´•ﻌ•`
“my child,你准备好了吗?”
温柔的羊首母亲轻柔地替面前已经快比她高的女孩系好领结,捋顺好西装上的褶皱,随即给她的孩子一个温暖的拥抱,感受着女孩略有紧张的心跳。
“嗯mom,为了大家,我早已准备好了。”女孩把头埋在母亲毛绒绒的颈窝,嗅着她身上特有的奶油糖派的味道,双臂伸出,以同样的姿势拥抱着母亲。
“那么,时间也到了,该轮到你上台了。”羊首母亲松开紧抱住的女孩,小心翼翼地掀开酒红色的厚重幕布,看着人满为患的观众席,轻轻地揽住女孩的手,“走吧孩子,我们永远支持你。”
“现在请怪物大使Frisk上台发言!”机械女音从后台的播音器响起。
Frisk理了理庄重而严肃的服装,转头朝着背后的家人们坚定一笑,接过asgore递过来的麦克风,掀开了幕布走上众人仰慕的高台。
“那么大家午好,我叫Frisk。”女孩冲着台下的重要领导人以及外交官微笑,“大家也知道,我是怪物大使……”
………………
“Nye!bro你快看!你快看!human上台演讲了!”原本乖巧地【?】坐在沙发上的papyrus猛的拍着旁边大喊“zzzzz”的sans。
其实sans哪有睡着呢?Frisk昨晚和他说今天她要去首都演讲,希望sans可以和papyrus一起看她在电视上的表现。
说真的,sans不喜欢Frisk现在的身份,作为大名鼎鼎的怪物大使,去世界各地和各种领导人进行外交活动。当然,每次外交也免不了宴席,作为中心人物的Frisk每次都会被高度数的烈酒灌得东倒西歪,由toriel扶着回酒店休息。
有时候,sans会从toriel口中得知Frisk经常会因为容貌和才华,被一些心思不正的人故意骚扰,这是最令sans头疼和害怕的问题。
sans精神恍惚地看着电视上的Frisk,她已经长大了,她再也不是小时候那个单纯善良,对一切充满好奇心的女孩了。她再也不会在他身边调皮地拉扯着他的外套,再也不会允许他在她的头上放热狗,再也不会毫无戒备地去亲近任何陌生人了……现在的Frisk,早已是个成熟稳重,有担当的女孩不,应该说是女性了。
sans不知道该如何和已经长大的Frisk相处。每天有太多事务的女孩的生活简单枯燥,她奔波于外交事务中,难得有休息时间,也会和她在工作中结交的朋友一起喝个简单的下午茶。
sans见过她的那群朋友,他不是很喜欢其中的一个男生,在他的眼里,那个男生总是对Frisk不怀好意。吃饭时会故意和Frisk坐在一边,会送Frisk巧克力之类的礼物,虽然Frisk总会婉言谢绝。sans心里很不好受,他不知道这种感情究竟是什么,但只要看到有异性和Frisk过于亲密,他的灵魂里就会滋生这种蚀骨般的感情,仿佛被滚烫的火焰燃烧殆尽。
两位骷髅怪物目不转睛地看着电视上的Frisk。
………………
“Nye!human的演讲真的是超棒!不愧是伟大的papyrus的朋友!”papyrus在直播结束后激动地对旁边的懒骨头说。
“是啊bro,Frisk和你都很棒!”sans从外套口袋里摸索出了震动的手机,瞄了一眼来电显示,是toriel,“嘿bro,我接个电话。”
“sans!Frisk不见了!”电话那头toriel焦急的,似乎快要哭出来的声音和她说的消息把sans吓了一跳,“你赶快瞬移过来一趟,快帮忙找找Frisk……呜呜……my child……”
“嘿嘿嘿!冷静点toriel,kid她是怎么不见的?”sans毕竟是科学家出身,有应对紧急情况的良好措施。
“我,我当时只是离开了一会,Frisk当时正和一位她说认识的友人喝酒,然后,然后我回来时,他俩就不见了……呜……怎么办……asgore还有undyne都把楼上楼下还有大厅都找遍了……”
“嘿toriel!在那别动,我马上过去!”sans捂住疼痛到要炸裂的额头,挂掉了电话,急忙嘱咐了自家兄弟几句,便动用捷径瞬移到toriel告诉他的地址。
“toriel!Frisk是什么时候不见的?”sans一眼就看到在喧闹的大厅里与人类在体格和外貌上差异巨大的toriel,他急忙奔跑过去。
“就,就是刚才……”toriel痛苦地捂住已经红肿眼睛,“我把大厅全都找了个遍,还是没找到Frisk……哦,我真是个没用的老女人……”
“嘿toriel,你先去那边休息会,我再去找找看!”sans忍住头部快要炸裂的痛感,指了指左手边的座椅,简单交代了toriel几句,便再次瞬移不见。
【kid……你在哪?别吓我啊……】
骷髅奔跑在寂静漫长的走廊,他听不到任何声音,除了自己灵魂急促的跳动声。
【Frisk,求求你,别玩了……出来吧……】
一间间的房间,没有……他熟悉的Frisk始终没有出现。
他所恐惧的事情终于出现,Frisk有那么一天离他远去,没有留下任何音讯。只不过,sans并没有想象到是以这种方式夺走他的Frisk。
【Frisk……拜托了,拜托了……出来吧……】
………………
“你,是在找Frisk吗?”sans听见背后有人在慢慢走进。
“你!”sans猛的转过身,面前的景象使他不由自主地愣在原地。
他心心念念的女孩,正迷糊地由一位男性扶着,把头靠在男生的颈窝处,手紧紧地攥着男生的西服外套。
“你!把你的手拿开!”骷髅的难以置信地后退一步,左眼擦出愤怒的蓝色火光。“把Frisk给我!”狭小的房间里危险的气氛愈发浓烈。
“嘿,你冷静一下……”男性紧紧地护住了怀里的Frisk,“我是他的朋友,她现在喝醉了,你最好不要动粗!”
“你!把手拿开!”sans早已失去残存的理智,自己心爱的女人正被异性搂搂抱抱的,这怎么能允许发生。
“Frisk根本不喜欢你吧……”男生温柔地看了看怀中迷迷糊糊地女孩,随即冷漠地抬头注视着面前已经暴怒的骷髅。
“你!你瞎说什么!”sans眼中的蓝光突然消失,仿佛被戳中痛处一般紧盯着扶着Frisk一步步向他走来的男生。
“你早就知道,只是你不愿意相信。”男生留恋地望着Frisk因为酒精而涨红的的面孔,轻轻地将她黏在脸上的发丝撩到耳后,“你明明知道Frisk对你没有任何男女之情,你却总是不死心。”男生摇了摇头,将沉睡的Frisk交给面前的骷髅。
“要保护好她,不要再发生今天的事了。下次如果Frisk再喝醉,我不希望她会被不好的人盯上。”男生系好了领结,轻蔑地瞟了瞟紧紧抱住女孩的骷髅,随即开门离开。
………………
“toriel……我找到Frisk了……”sans在电话那边的怪物还没来得及回应时便挂断了电话。
sans呆滞地抱着怀里的Frisk,大粒的泪珠从骷髅一片漆黑的眼眶落下,滴在女孩略为滚烫的脸上。
“Frisk,你真的不喜欢我吗……”
骷髅瘫坐在地上,蓝色的灵魂剧烈地跳动……

二货傲娇的话
啊~我的小心脏~疯狂为旗子打CALL!
@高举SF大旗【进入低产萎靡期】 大家快去骚扰她~(๑ ̄ ̫  ̄๑)

【主SF】嗯~不知道该怎么写了

③菜肴
    与其说是请,倒不如说是sans把frisk抱到餐桌上的。(才刚认识,这样不好吧,羞)
    frisk坐在椅子上,安静的等着sans。不一会,只见sans端着一盘“蜜汁物体”(?)走到她的面前,“当当~我特以为你准备的哦~”“呃…我能问一下,这黑乎乎的是什么?”“香煎鳕鱼~”【唉?这是…鳕鱼?】上好菜后,sans走到frisk对面的椅子上,静静地看着她。frisk撇了撇嘴,用刀切了一小块,尝了尝,“噗…你…放了…什么来…调味?”frisk只吃了一口,她感觉自己的嘴已经很麻了,但她依旧边吃边问道。“唉?不是胡椒粉嘛?”“你…放的是花椒粉吧!话说你拿来的花椒啊!”“唔,后花园的~”“……”frisk已经无力吐槽了,话说谁会在花园里种花椒树啊!frisk吃完了“香煎”鳕鱼,她充满了决心(?)
“呐~既然这道菜你不满意,那换道菜吧~”sans似笑非笑的看着她,说道。frisk一脸黑线,【他还要继续?哦,我妈妈做的比他做的好吃一万倍!】  frisk突然特别想吃Toriel做的派了。
     “好了~来尝尝吧~”sans又端来一盘菜,frisk看看了,【嗯,这道菜应该还可以吃吧】盘里是这样的
点评论里的链接哦!
  (懒得写了)
     frisk捏起虾的尾巴,尝了一个,【嗯!!!好吃!】“这是什么菜呀?”frisk眼中充满了“星星”(?)“嗯,土豆沙拉球~”“你不尝尝嘛?”frisk又吃了一个,她很难相信着道菜和上道菜出自同一个骷髅的手,“不吃,我才不吃人类的食物,我…有自己的食物~”sans嘴角微微上扬,走到frisk的身后,伸出手帮她擦了擦沾着花椒粉的嘴。
@高举SF大旗【进入低产萎靡期】 感谢旗子的热心帮助(*ฅ́˘ฅ̀*)♡

双人搞事文(?)上

阅文须知:
福厨慎入!主SF
福厨慎入!主SF
福厨慎入!主SF
文笔糟糕(主要是我•﹏•)
好啦~开始吧
【小公举】“呼呼呼…”frisk喘息着,“kid,你要去哪?就这么不想成为我的东西嘛?”sans的左眼闪烁着蓝光,眸子里一片血红,【逃!一定要逃!】frisk心里只有这个念头
“别,别……sans你,别过来……我,我求你了……”

【旗子】脚下一个重心不稳,Frisk狠狠地跌落在冰凉刺骨的雪地上。雪镇外阴森的树林里的寒冷无比气候麻木着女孩的四肢。虽说是跌倒在蓬松的雪上,身体并没有太严重的擦伤,但令人窒息恐惧感和已经开始发炎溃烂的脚裸已经不能再允许女孩继续奔跑下去了,她先在能做的,只有眼睁睁地看着早已意识不清的骷髅缓缓地向她走来。
*Frisk紧闭双眼

【小公举】“唔!”一只没有温度手捏住了女孩的脸,“kid,你看着我!”骷髅冰冷的声音命令着她,这使她不敢不听,唯唯诺诺的睁开了眼睛,“为什么要逃呢?”

【旗子】原本充满希望与温暖的金色瞳孔,现在只剩下恐惧与绝望。Frisk地身体不受控制地颤抖,面前的骷髅仿佛梦魇一般折磨着她的身体和精神,【sans……sans他以前不是这样的……】
“sans……求你了……放了我吧……”Frisk用细微的声音恳求着正捏住她的脸颊的骷髅。
“哈?让我放了你?kid,这可不是一个有趣的玩笑。”sans捏住Frisk脸颊的力度更大了些,“不过kid,你先回答一下我你为什么要逃跑这个问题吧……”骷髅漆黑的眼眶意味不明地注视着面前的女孩,Frisk看不懂里面蕴藏的情绪,但越来越压抑的氛围使得她浑身发毛。
“……我,我……sans我受不了了……”Frisk突然哽咽起来,滚烫的泪珠顺着脸颊滴落到sans的手上,“我实在受不了……sans,求求你,放,放了我吧……”
【未完待续】下文在 @高举SF大旗【求SC党别来烦我】 那里哦~感谢大大合作写文【(๑•॒̀ ູ॒•́๑)啦啦啦】
:: ೖ(⑅σ̑ᴗσ̑)ೖ ::